长春工作服定制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动态 >

长春定做工作服阅读虚拟的偶像和奢侈品牌服装,为何能在如今的时尚圈“为所欲为”?

发布时间:2020-04-21 09:00作者:小小编 点击:
     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欢迎访问长春定做工作服             长春龙江服装厂的官网
20世纪50年代,人类首次提出了人工智能的概念,随之成为了全新的科学门类。伴随着它的进步,AI逐渐走入人类的生活,在各个领域里都有了它们的身影。不久前,科技公司Space150便打造了一位AI Rapper Travis Bott。不难发现,从这位“歌手”的名字里,我们俨然发现他是Travis Scott的模仿者。当然,Travis Bott高超的模仿也的确表明了它要成为Rapper的决心。它以Travis Scott的音乐为蓝本,极力模仿其嗓音和说唱风格打造一首出道单曲《Jack Park Canny Dope Man》,引发了高度关注。

  Travis Bott的出道,除了印证了被模仿者的人气之盛外,也体现了虚拟技术的迅速发展和应用的广泛。其实,除了Travis Bott之外,网络上早已有了一批虚拟icon在“争奇斗艳”,这些虚拟人物的出现,让虚拟与现实的界限变得模糊。从2D到3D、从绘图到建模,塑造这些人物的技术日趋成熟,越来越多的虚拟icon逼真鲜活得让人无法辨认其真实性。下面,小编以此为线索为大家介绍几位虚拟人物。

  01「二次元偶像—初音未来」动漫可以说是早期构筑虚构人物的手段,搭载科技后迎来了虚拟动漫人物的诞生。而在这些虚拟人物中,二次元偶像初音未来可谓是知名度最高的一位。诞生于2007年的初音未来,起初是由CRYPTON FUTURE MEDIA以Yamaha的VOCALOID合成程序为基础开发的音源库。

  这位“未来的偶像”以插画师KEI所设计的动漫形象和声优藤田咲提供的原声塑造,更有详细的年龄、身高和体重设定。在相继推出了大热的音乐和视频后,俘获了一批粉丝,成为第一位虚拟偶像。2010年,“初音未来日的感谢祭”演唱会在日本东京的Zepp Tokyo音乐厅举办,座无虚席的会场足见其火热程度。

  此次演出上,初音未来不再活在电子屏幕前,而是以鲜活的形象在舞台上劲歌热舞。依赖全息投影技术,初音未来“栩栩如生”的舞台表演,俨然打破了虚拟与现实的次元壁,为虚拟人物被赋予真切的生命力带来了可能。

  初音未来凭借少女形象和劲歌热舞拥有了数万粉丝,更一跃成为了商业价值极高的icon,创造了数百亿日元的经济效益。她不仅频频于游戏领域、音乐领域展开合作,而且还为时装、汽车、日化用品等品牌担任代言,甚至以特邀嘉宾的身份为Lady Gaga的演唱会作开场表演。

  02「生活在时尚之都的少女—noonoouri」当然,除了初音未来这种诞生于二次元领域的日系虚拟偶像外,更多样性的“人物”也开始出现。近年来,一位生活在法国巴黎的18岁少女快速地走入了人们的视线,她是由艺术创意家Joerg Zuber创造的虚拟人物。名为noonoouri的少女,凭借漂亮的外形和不俗时尚品味迅速风靡网络,备受瞩目。

  显然,noonoouri并没有歌舞偶像路线,而是一位精致的时尚达人。除了登上各大杂志封面外,她还常常身穿昂贵的奢侈礼服出席时装发布会,更曾与Kendall Jenner同台为Versace走秀。

  可见,noonoouri在时尚圈的资源非常广,身着Alexandre Vauthier高级定制的她,与传奇编辑Carine Roitfel一同享用下午茶。还携手Kim Kardarshian为美妆品牌KKW宣传造势,更担任如Dior 2018春夏美妆系列、Marc Jacobs香水系列的广告女郎。而noonoouri还以与易洋千玺合体拍摄《VOUGEME》杂志封面的方式与中国的粉丝见面,更与易洋千玺一同喝茶写字,体验中国文化的魅力。

  生活在时尚之都,备受时髦氛围熏陶的noonoouri俨然已是全球大热的时尚icon。这个有着闪烁大眼的“洋娃娃”也伴随着各种时尚热点深入人心,虚拟时尚icon不但打开了时尚届的崭新大门,更将现实中难以呈现的独特魅力通过虚拟技术打造,表达出极具创新色彩的多元时尚。

  03「完美的数字模特—Shudu」“世界上第一个数字超模”是Shudu诞生于这个世界简单而有力的宣言。这位来自南非的恩德贝莱族女孩,在ins上发布惊艳眼球的美照后获得了大量的关注。灵动的眼神、性感的肤色和傲人的身材,让不少人为之倾倒,更吸引了许多摄影师的目光,在纷纷邀拍无果后,才发现这样一位完美女性根本不存在于现实世界。其实,Shudu是英国摄影师Wilson花了数年时间创造的,起初只为了让摄影作品更加完美。而对于Wilson来说她就是一件完美的艺术品。通过数字建模,Shudu能够完美出现于眼前。高超的电脑技术,让Shudu仿佛如真人般“活”着,让人不禁感叹她的美丽,甚至被其俘获了芳心。

  完美,让Shudu得到了各种品牌的关注,不仅与ellesse、MIANIK等品牌展开合作,更拍摄BALMAIN、《Harper‘s Bazaar Arabia》以及《PHOENIX》等广告、杂志大片。Shudu富有真实质感的美,填补了虚拟与现实的沟壑,足够以假乱真的视觉效果,让虚拟构筑的美于现实中独树一帜。

  04「个性“言论家”—Lil Miquela」跟noonoouri、Shudu美丽的形象不同,Lil Miquela以更为“接地气”的形象出现。没有过份精致的五官,满脸雀斑的Lil Miquela是一个家住洛杉矶的模特、音乐人。不俗的音乐表现,让她逐渐走入到人们的视野,喜爱音乐的她在成为网红前就发行过个人单曲,更凭借《Not Mine》一曲冲进Spotify Viral的榜单。

  作为模特,她也有自己独特的风格,Supreme、CK、Off-White和Raf Simons等大热品牌都被她收入囊中并通过个性的照片展现,契合流行的审美让她每张照片都能轻松收获上万点赞。其实,Lil Mequela的走红并不单一。情感丰富的人设是她最为“真实”的一面,在种族平等、禁枪运动、LGBT等社会问题上都有着自己的态度,个性发声让其收获满满“真性情”的好感与支持。

  超高的知名度,让Lil Mequela得以与一众名人见面合影,这个由洛杉矶科技团队Brud打造的虚拟ikon凭借与真人的互动呈现了真实感,更以“真情实感”塑造出另一种境界的虚实结合。不难发现,这几位虚拟icon都通过上身时装潮服来展现各自的“人设”风格。用科技打造的他们是虚拟的,他们所穿着服装也有电脑合成。品牌借助虚拟偶像的名气进行宣传的同时,也体现了时尚对于新兴科技的支持与追求。

  05「“不存在”的服装,吸引着人们为虚拟时尚买单」老牌奢侈品Burberry一向以经典稳重传达着百年来的传统风格。但在2011年,Burberry大胆尝鲜地使用了3D全息投影技术,通过真假模特、云雨景象为大家构筑出一个虚实结合的秀场,让人叹为观止。

  Burberry还通过数码技术塑造Thomas Burberry Monogram造型影片,中国演员周冬雨与时尚博主Enkako上身虚拟服装,演绎新锐的虚拟时尚。

  运动品牌Nike也在2018 Tech Pack系列中,邀请了设计师Cat Taylor将服装在运动中的状态通过3D渲染呈现,动人的视觉广告让人过目不忘。作为虚拟服装设计师的Cat Taylor,从Off-White到Raf Simons都有她操刀的创作作品。虚拟设计师的出现,为时尚带来着更多的科技变革。

  随之,虚拟服装也开始售卖。美国商人Richard Ma曾花上万美金购入了The Fabricant的裙子而引发轰动,因为这条裙子根本“不存在”。创作这条裙子的The Fabricant是全球第一家虚拟服装店,此举也说明了虚拟服装开始被人们接触和接受。

  挪威服装公司Carlings也推出了数字时装胶囊系列“Neo-EX”,除了无性别风的设计外,虚拟服装更具备任意尺寸的特点,通过一系列的设定和拍摄,消费者便能在“现实”中将他们穿上身。虚拟科技的诞生促进了时尚的变革。并不真实的虚拟世界构筑了人们异想天开的空间,通过虚拟人物的打造,创造者以此表达自己的“另一面”。虚拟尚且是新鲜的,相信随着科技发展,虚拟也在不断丰富着现实。

本文原链接:http://news.efu.com.cn/newsview-1295218-1.html

长春定做工作服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长春龙江服装厂

2020.4.21



上一篇:长春定做工作服滚边形式哪定做?
下一篇:长春定做工作服有领型哪定做?